我这么杂食竟然会冻死(._.)

化颜

大王的脸如何来~

一切来源于@采蘑菇的司马公公 的漫画!请接受我的一双膝盖和崇拜~条漫里的书生太美~

没有肉预警对不起,写的也不好主要是我真的小学生文笔。轻喷轻喷~大家愿意评论我会尽量回复的(*^__^*)



 

第一面,大雪。

 

眼看就要封山了,在这之前,怕是走不出去了……

 

青白色袍子,黑色帽子,一黑一白之间,书生的脸发红,加之天寒受凉,嘴唇也是紫的。深一脚浅一脚,整个人挂在那根树棍上,用力地咳着。背上的书箱似乎要把他压得贴到地面上。

 

书生实在病落得太久,渐渐地,手脚再也使不出力气。他顺着手杖滑下,最后一眼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。那影子瘦瘦高高的,及肩的乱发招摇在风雪里。他好像在看自己,却又感觉不到视线……

 

隐约觉得,觉得,似乎是有一张血盆大口……

幻觉吗?

我果然是要死在这里……



 

书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再醒过来。更没有想到,是在废庙的角落里醒来。面前的,是之前看到的影子。黑袍黑发,瘦得透过衣服可以看见骨架。只是脸并不是人……是一只妖怪。青灰色的皮布满皱褶,脸的中央被一张大嘴占满。

 

书生有些不敢看它,他害怕那参差的牙如果张开,就会变成无底黑洞,把他吃进去,连骨头都绞碎……不过转念一想,痨病久矣,怕也是活不下去的。于是他抬起头,静静地看向它。

 

它没有说话,也没有露出唬人的表情。它似乎也只是看他。

 

你……愿不愿听我……听我唱一曲呢?

 

它用请求的语气对他说。

 

书生歪歪头。唉……你随意吧。反正自己命不久矣,此生一切,也不久即成幻觉。无论是寒窗苦读,还是进京屡试不第……都不再会是自己烦恼的缘由了。只是可惜了江南桃红柳绿,塞北大漠斜阳,都是为人称道之美景;莺燕歌舞花下美人,铁马金戈壮士豪情,或是自己可能会有的另一番人生。

 

看眼前的怪物一副怪认真的样子,他便向他点了点头。

 

啊……对了,等一下。

怎能缺着扮相,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,这顶帽子送你。

算是谢你这好心的妖怪,最后送我一程。

 

清白袍子的书生摘下自己头上的黑帽,黑色头发从肩上搭下来。他把黑帽戴在它头上,扶正。书生碰到了妖怪的头发,妖怪愣了一下。

 

你有名字吗?

 

我……有,我叫混沌……

 

散落下来的黑发,挂了一绺在额前。书生没有用细长的手指拨开它,他退后了一步,端详着眼前的“人”。

 

这才像样嘛!你唱吧,混沌,好好地唱吧……

 

混沌楞了一下,转过身去,起势,发声……

 

五行山,有寺宇兮……

于江畔,而飞檐……

借童男童女之精华兮……

求仙药,而历险……

 



一个转身,混沌头上的帽子滑落下来。对面的书生已经没了声气,他倒在自己的臂弯里。

 

良久,混沌朝着书生走了过去,在他的尸体前跪了下来。他抱起了书生,把他放在自己怀里,让他的头枕在手臂上。混沌感觉怀里的人有温度,却也随深冬的风雪一点一点丧失。他却忽然想要看看书生的样子,同时又矛盾地想要赶在天黑之前忘记他。然后他低下头去,咬破了书生的嘴唇,然后一点一点把他吞进腹中……

 

记不清是何时开始的,混沌感觉到了光亮的存在。那似乎是月光落在雪上,寂静清冷。

 

视线开始变得清晰起来,然而先映入眼帘的是雪上一堆血肉白骨。残破的尸首带着冰冻了的血腥味,混着风停之后弥漫的悲伤……

 

混沌停下了进食的动作,他拾起了雪地上的两只断手,把他们交叠放在模糊不清的尸首上边,在那儿坐了一会儿,带上帽子,走了……

 



第二年春天,那叫做北海的山湖边多了一块碑,碑上没有字,只有一个巨大的爪印。

 

混沌去北海边坐过一会儿。在那里他想起冬天在山里似乎是堵住过一个人,想起他听自己唱歌,想起他温柔却沙哑无力的嗓音,想起他冰冷的尸首似乎有伤感不甘的魂魄……想起那天自己第一次被人所接纳。

 

想要看看这个人的样子,而真正如愿以偿的时候,又后悔自己无论如何再也忘不掉那双眼睛——那正是自己的眼睛……

 

原来那天期待的是这样一张容颜。

原来食以果腹的就是这样一个世间。

原来失去本身就是永远……


南山南,北秋悲,南山有骨堆

南风喃,北海北,北海有墓碑

 

最后一面,逝者如斯。

 

-end-


我是听着《南山南》写的,看漫画的时候听到这个觉得特别有带入感~歌词句句都可以对出一个画面~~

原漫画地址!真的太好看!

http://letusgetamushroomhappily.lofter.com/post/1cae10a9_7d2cad7

感谢最先有这个脑洞的小伙伴,感谢大家忍受我的流水账(我从三年级写作文就这样 ̄へ ̄没办法~)

混沌love永远~

评论(10)
热度(43)

© 兑米渍 | Powered by LOFTER